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发布平台 > 部门单位 > 市委党史研究室 > 党史联络

彰往察来 知古鉴今 (代前言)

编稿时间: 2015-04-24 00:00 来源: 史志办 

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中共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中共湖南省委书记、中共湘潭地委第一书记胡耀邦同志,先后 4次来临湘视察。

  1963 年 5 月下旬的一天,胡耀邦同志在临湘县人民政府大礼堂召开大型调查会。参加调查会的有县直机关干部、教师、职工、农民和城镇居民代表,共 1000 多人。调查会开始,胡耀邦同志把椅子从台上搬到了台下,坐在人群的对面,以话家常的语气发问,大家争相回答,气氛十分活跃。当胡耀邦同志突然问道“临湘为什么叫“临湘”时,会场顿时静了下来。因为无人主动作答,胡耀邦同志开始点名了: “临湘中学的校长到了没有?” 无人应声。胡耀邦同志进而点名:“县委宣传部长到了没有?”这时立刻有人起立回答:“到了。”胡耀邦同志又问道:“临湘为什么叫‘临湘’呀?”宣传部长红着脸回答说:“不知道。”会场异常寂静,上千名与会者无一人举手回答。胡耀邦同志提出的这个既简单而又难以回答的问题,终因无人回答而转移话题。说实话,作为与会者,我也不晓得临湘为什么叫“临湘”?当时,对我触动很大,心里有一种愧疚感。一位领袖,一代伟人,在一个小县城问一个常识性的小问题,大家无言以对,问倒了上千人。提出这个问答题来,胡耀邦同志的本意绝对不会想到要考倒大家,而是想通过这样的提问,让临湘人民知道自己县名的来历,进而了解临湘的历史,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临湘人懂得临湘的全部。

  50 多年过去了,这个问题我也一直琢磨了半个世纪,心里总是撇不开、放不下、丢不了,总想用一种什么方法来代替临湘人民回答胡耀邦同志提出的这个问答题。

  2004 年退休以后,市委安排我担任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2011 年向省里申报临湘苏区县时,我和党史联络组的老同志就酝酿结合申苏工作,编撰一部有关临湘比较全面、系统的而又属于史料性的书籍,为临湘人了解临湘历史、知临湘事、懂临湘情提供一些真实可靠的信息资料。 出于这样的目的, 我们决定编修 《临湘 100 年大事图志(1913~2013)》史料书,用提纲挈领的方法,把临湘近百年来散见于各类党史类、方志类、志书类和其他书本中所有历史的、近现代的、建国以后和改革开放以来的大事、要事融于一书之中,做到一册在手,即知临湘百年历史、百年沧桑、百年巨变。此议,得到了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许永,市委常委、市委办公室主任胥春华同志的鼎力支持。我和党史联络组办公室主任骆岳良一起,主动担当此任。

  为了准确记载临湘具有深远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大事、曾经影响过临湘全局的大事、可供后来人借鉴的大事,我们查阅了临湘已经出版发行的 50 本党史类和史志类书籍,其中党史专著 4本,老干部回忆文章汇编书 4 本,《临湘市志》2 部,临湘的专业志(包括桃矿志)、部门志、乡镇志 26 本, 《临湘年鉴》14 本。查阅了岳阳市已出版发行的党史类、志书类书籍 22 本,查阅了湖南省党史类、志书类书籍 8 本。还远赴湘鄂两省的档案馆、图书馆有目的的查阅档案资料。还先后到湘鄂赣 3 省与临湘毗邻的14 个市、县、区史志办征集、摘录有关资料。就这样,我们从上千万字的书籍和文稿中查阅到了几十万字的重要史料。在充分占有史料的基础上, 我们从2013年6月开始组稿撰写,倾心倾力花了一年多时间,先后 6 易其稿,于 2014 年 8 月完成文字初稿。本书按照历史时段分为 3 卷:1913~1949 年为第 1 卷;1950~1977 年为第 2 卷;1978~2013 年为第 3 卷。

  在征集史料的过程中,我们还同时收集各类图表和老照片,将其配置在相关的条目中。这些珍贵的历史照片既能体现图文并茂的效果,又能增强本书的信息量和真实性。

  习近平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临湘的历史就是临湘的教科书。在当前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临湘的社会主义建设伟大事业,有必要借鉴临湘过去百年的历史经验教训,以应对更加严峻复杂的新的挑战,温故而知新。如果能够对读者有所启迪,能够帮助大家鉴古知今,我们编撰本书的心愿也就实现了。

  在本书编撰过程中,得到了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得到了市委办、市政府办的热情支持;得到了市史志办、档案局和提供资料的有关单位及个人的积极配合;得到了市财政局、市民政局、市人防办的热心帮助,谨致谢意!史志办副主任卢盛勇提供了部分照片,刘绚丽同志为本书打印校对初稿,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深表感谢!由于编者水平有限,有错误的地方诚望批评指正,有遗漏的地方,敬希谅解。

  作者:临湘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中共临湘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