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发布平台 > 部门单位 > 市委党史研究室 > 党史联络

红军会回来的

编稿时间: 2016-10-01 00:00 来源: 史志办 


“红军会回来的”,这是长眠于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里的陈文恒烈士牺牲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与著名红歌《映山红》里面的“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可谓是异曲同工,但烈士的话具有更深远的意义。唱《映山红》的苏区百姓盼望红军回来带领他们翻身过上幸福生活,是充满希望的,而我们的陈文恒烈士在慷慨就义之前说“红军会回来的”,充分体现了他对共产主义充满了坚定信仰,对革命事业充满必胜信心。这与夏明翰烈士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又是何其的相似,只有我们的共产党人、我们的置生死于度外革命先辈才能有如此的豪言壮语。

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位于湖南省临湘市(1992年12月县改市)詹桥镇璧山村陈家组鸿毛咀。这里位于临湘市东南角的药菇山(又名龙窖山)深处,与湖北通城县接壤,距离市区50公里。1932年9月,陈文恒烈士的遗骸安葬在这里。1978年,临湘县人民政府又将姚天才、陈先进等八位牺牲于大革命时期的璧山籍烈士遗骸迁葬于此,并对烈士墓规划扩大重修。1988年,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临湘市人民政府在2000年和2009年又进行了两次大修。

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坐东朝西,占地面积1080平方米,呈长方形,分为墓冢、纪念亭、悼念碑、台阶四个部分。自西向东拾级而上的121级台阶,象征着要永远铭记为今天步步向上的幸福生活付出牺牲的121位当地的革命烈士以及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整个墓地三面环山,掩映在青松翠柏之中,正面映入眼帘的是以醒目红色基调为主的纪念亭和三块纪念碑。周围挺拔的大树,恰似先烈当年坚贞不屈的形象;漫山遍野的绿色,恰似先烈对革命胜利充满的希望;突显期间的红色,恰似先烈的鲜血染就。

纪念亭正面两边的廊柱上镌刻着一副对联:“文志千秋风物粲,恒传百世水天长”,分别把陈文恒烈士名字中的两个字嵌在前面,以示对烈士永志不忘。亭子正前方是一块青底红字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大型悼念碑,亭子的左边是临湘县人民政府1978年8月1日立的黑底红字“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碑石,右边是临湘市人民政府1991年7月11日黑底红字“璧山革命烈士纪念墓”文物保护单位碑石。

烈士纪念墓所处的药菇山区山势险峻、丛林茂密,绵延数百里,是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战略要地,是湘鄂赣革命苏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1929开始,彭德怀(开国元帅)率红五军在这里组织贫困百姓闹革命。1931年4月建立临湘第一个苏维埃政府—璧山区苏维埃政府。1932年2月红十六军在这里成立湘鄂边红军医院,湘鄂边中心县委书记钟期光(开国上将)在这里边疗伤,边发展组织。抗日战争时期,王震将军率南下支队从这里进入湖南,并多次在药菇山区击溃顽寇。一批又一批的革命志士在这块绿色的土地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谱写了红色的篇章。陈文恒和姚天才烈士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人物。

陈文恒,1905年10月出生在临湘县璧山李树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小受尽磨难。1929年冬天,红军来到璧山后,他第一个报名参加了红军,入伍后党组织看到他革命意志坚定,完成任务积极,在1930年第一批吸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在1931年春天他被选为新成立的璧山区书记。

姚天才,1906年3月出生于璧山长坪,由于家境殷实,父亲三兄弟,就他根独苗,所以对他关爱有加,送他读了10多年书,成为当地有名的秀才。虽然自己生活过得去,但他看到更多的贫苦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果断离家出走,寻找革命道路。1928年冬天,他独自一人冒着生命危险打入桃林挨户团。在第二年夏天一个晚上放哨的时候,背着一挺机枪连夜5个多小时跑了60多里路,赶到璧山苏区,投奔了红军队伍。1929年12月的一天,红军湘北独立团团长赵琪派他到羊楼司打探白军情况,他不仅胜利完成任务,路上还杀死一名白军军官,夺取了驳壳枪和子弹。他成为了威震湘鄂边境的“孤胆英雄”。1930年初,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春,中共璧山区委成立,姚天才被任命为璧山区游击队队长。1931年12月中旬,国民党反动派纠集2000多人马围剿药菇山革命根据地,姚天才带领的游击队也遭受重创,牺牲惨重。姚天才的一位堂叔夜里找到他,一再劝他回家安居乐业。他说:“我的家庭事小,穷人翻身事大,请你再不要多言。”那位堂叔辩解说是姚天才父亲要他来的。姚天才听后义正辞严的回答:“请转告我的父亲,父子骨肉亲,理应同路行,只因志不同,各闯各的门。”

陈文恒和姚天才并肩战斗,积极发动群众,壮大队伍,到1931年5月,已经发展到150余人,并被红军改编为湘鄂游击队,活动在湘鄂赣边境。姚天才后来还担任了红军独立团团长。他们配合红军主力进攻白军,在当地打土豪、分钱物,支援红军,革命斗争在湘鄂赣边境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国民党反动派看到革命的火种不断燎原,惊恐万分,组织重兵四面包围璧山苏区,切断红军的交通和后勤补给,1931年6月,国民党的一个保安团进驻药菇山四周,妄图把革命队伍困死在深山老林。陈文恒组织当地游击队赶制三辆“土坦克”,与姚天才带领的从江西赶回的300多红军一起“智取鸡笼山,全歼精锐排”,打通了敌人重兵把守的湘鄂边境要塞。

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鸡笼山战役之后,主力红军转战其他地方,国民党部队与地方武装纠集人马,开始大规模扫荡苏区。

1932年6月,第四次反“围剿”开始后,姚天才奉命率领红三团配合红五团,在夹击湘鄂边境战略要地桃花洞的战斗中,身先士卒,抢夺敌人正在扫射的机枪,在即将胜利的时刻,不幸中弹,英勇牺牲,年仅26岁。

1932年9月14日晚,陈文恒不幸在璧山南京岭的姐姐家被捕。敌人对他重金利诱和严刑拷打,他都坚贞不屈,只是冷笑。刽子手问他为何死到临头还是在笑,他说:“我笑你们嘴脸不像人!”并且厉声呵斥:“你们记住,共产党人杀不尽,革命人马杀不绝,总有一天,劳苦大众是要找你们算账的!”他的姐姐倒在地上悲痛欲绝,陈文恒转过身来,对姐姐说:“擦干眼泪回去吧,红军会回来的”。无计可施的敌人恼羞成怒,拔出马刀,砍了下去……。

年仅27岁的陈文恒就这样英勇就义了,青山默哀,溪水泣诉。“红军会回来的”这句话一直铭刻在广大人民的心中。老区人民不会忘记,烈士鲜血不会白流。璧山年年开遍的映山红是红军的灵魂,清明时节开满山岗的白色樱花寄托的是无限哀思。

湘鄂赣苏区是中国工农红军主要发源地和摇篮之一,璧山革命老区是其中的一部分,璧山的烈士也是千千万万湘鄂赣革命烈士的一部分。以陈文恒和姚天才为代表的烈士虽然牺牲了,但他们的共产主义愿望正在逐步实现,八十多年过去,今天的璧山在各个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湘鄂赣革命的重要纪念地,璧山依然洋溢着浓浓的红土地气息。这里已经成为临湘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永远缅怀和铭记他们的英雄事迹。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名青少年学生、党政机关的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员工、社会各界群众来到这里缅怀先烈,洗心洗脑,纯化灵魂,不忘初心,铭记历史,继续前进!

作者 临湘市史志办副主任 刘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