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发布平台 > 部门单位 > 市委党史研究室 > 历事大事

日寇在临湘的累累罪行

编稿时间: 2016-09-02 00:00 来源: 史志办 

临湘素称湘北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一声枪响,爆发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敌人恃其优势装备,一度气势汹汹,占平津,攻上海,夺南京,下武汉,逼湘境,作为湘北门户的临湘,就成了日军进攻湖南必欲攫取的第一个目标。

1938年11月6日(农历9月15日)晚上10时许,国民党军樊松甫部(一个整编师),为了阻挡日军南侵,炸毁了羊楼司铁路大桥,接着又炸毁了长安、云溪等地的铁路桥梁。11月9日,该师经鸿鹤岭、花桥、板桥,穿过渔潭、沙坪、鲫鱼洞,撤至岳临两县交界的大云山一带。当日,日本入侵临湘的司令官岩崎民男率部乘汽艇从长江经太平口闯进黄盖湖,然后兵分两路,一路由定湖楠竹园附近上岸,经桐梓铺、羊楼司直指长安。一路由源潭上岸,经聂市、楠木、新庄扑向长安。驻守季台坡张家银珠岭碉堡的国民党正规军,鸣放机枪后,弃阵而逃。傍晚,两路日军会合,占领了长安,县城沦陷。先一天,由敌联队长和宣抚班长三木带领日海军陆战队某部乘汽艇六艘,由湖北新堤溯江而上,从陆城新港登陆,绕道莼湖,经红庙山,占领了陆城,临湘遂告沦陷。

不到7天,敌人就先后占领了我县的羊楼司、长安、路口、云溪、桃林、柳厂等地,仅仅在汤桥、江山坪遭到掩护撤退的少数国民党正规军微弱的抵抗。接着,便先后在羊楼司、崇奇岭、石头坑、齐举峰、尖山、桐梓铺、聂市、王板桥、五里牌、灰山坳、麻糖铺、路口、太和山、茶港、陆城、云溪、章坪铺、谈家岭、三湾李、大岭口彭家、明黄家、江山坪池岭上、桃林笔架山、永丰台、东湖庙、四门坳、癞子山、大屋冯家、柳厂尖山、石柳家狮子山、刀背山、朱品曹、鹰嘴岩、团山陆家、小水山(忠防晓峰村晓煦山)、汤姑尖、忠防、木形、新田畈、渔潭、朱家滩、板桥、响山等50多处建立了密如蛛网的据点和哨所。

日军占领临湘,打开了湖南的北大门,更得陇望蜀,图谋攻占长沙。于是重兵把守临湘,长驻临湘的有日军第六师团3000多人,随时可供调遣的有20000多人,还有湖北的汉奸武装马耀奎保安团1000多人,驻在谈家岭到羊楼司的铁道沿线。长安和四门坳有固定的炮兵阵地,各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其他据点和哨所还有临时的机动炮。1939年湘北会战前夕,集结在临湘、通城、岳阳的日军超过20万,其中集结在临湘的日军就达10万人以上,其司令先是岩崎民男,后是竹原,再是木本松郎,末任司令是柳勇。

临湘是日军入侵湖南时间最早、沦陷时间最久的县。日本侵略军盘踞临湘8年,给临湘人民带来了空前的浩劫,犯下了滔天罪行。日军形同禽兽,烧杀掠劫,奸淫妇女,极其疯狂的屠戮临湘百姓。

1939年9月,1941年9月、12月、1944年4月,日军四次进犯长沙,每次掳民夫两万多,许多被累死、饿死、病死、冻死、打死,能活命回家的不过半数。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止,全县被日军杀害的计45900多人。全县人口因之锐减,由1937年的258267人减至180000余人,至1947年全县人口也只恢复到209787人,比战前减少近5万人。

1941年9月,经桃林、云溪、西塘、筻口的日军1000多人,自桃林东湖庙经岳阳荷叶墩、三棋港一带,东西七八十里,日军来回屠杀十余天,被屠杀的岳临两县人民达3000余人,全家、全村被杀绝的比比皆是,有的甚至被活活的喂了军犬,这一带白骨遍野,十室九空,伤心惨目,至此已极。

日本侵略军不仅到处杀人,而且到处放火,凡日军驻点周围、沿交通线两侧房屋以及疑有游击队活动区域的房屋均被焚烧。日军侵占陆城(1930年前为临湘县治所在地,1984年划归岳阳市云溪区)时,一进街就放火烧屋,不到 半天,南门口上千间房屋及桥东街31栋民房及观音阁全部被烧毁。接着又将旧县衙署、上下学衙门、考棚、监狱、盐仓、陈仓、莼湖书院、女学堂、民乐园、文庙、武庙、城隍庙、乾元宫、万寿宫、刘太尉祠、天官府、行宫、南岳庙、三闾大夫祠、百子庙、送子庵、何车管、真官祠、文观案、显公祠、祖师殿、汤家祠、张范支祠、龚家祠、吴家祠、黄家祠等全部被拆毁或烧毁。长安县城东、西、南三条街300多栋,聂市半条街400栋,云溪镇500余栋,桃林街百余栋,桃林乡30余村3000余栋,托坝大村两百余栋,石田村纵横六七里200余栋,五里乡芭茅塘、十字路、季台坡、山海黎、千针坪、桥头屋、平水铺10多村300余栋,以及桃林至五里牌四十余里,板桥至清水源到横溪30余里,柳厂至鹤盘寺等10余里等沿路房屋均被烧、被拆。全县烧毁、拆毁房屋有15万多间,不少屋场空无一人,只见断瓦颓墙,荆棘丛生,凄凉满目。

日军形同禽兽,见女就奸,蹂躏妇女不分老幼,六、七龄幼童,六、七十老妪均不放过,有的妇女被轮奸致死,有的奸后被杀,有的受辱后被破腹取婴,有的妇女被奸后,还被割下乳房、捅穿阴户等,上述甚于禽兽的暴行,成千累万,罄竹难书。

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还采取各种手段抢劫我财物,掠夺资源,毁坏田土,奴役人民。1943年10月日军在陆城新设修建飞机场,强行毁占耕地1500亩,拆毁了附近的白家墩、大矶头、刘乾坝、舒家墩、肖家墩、彭家墩、唐家湾等7个村320户1100多间住房,强行向路北9个乡镇派粮、派款、派伕,许多农家被搞得倾家荡产,上千名民工被押在机场做苦力,稍有拖延,就是棍棒鞭子加身,许多人被毒打致死。

日军还以伪“临湘县合作社”的名义,强行“收购”粮食、生猪以及铜、铁、铅、铝、锌等战略物资,全数运走,以充军用。另外,还从汉口及本地强征劳力,采取极其野蛮的采掘方法,掠夺桃矿资源,使矿区遭到很大破坏。在开采中,大批民工被折磨致死,从1940年到1945年,从汉口押来的100多劳工死亡过半,本地强征的100多民工,死伤达70%。至于抢劫民间财物更是无法统计。日军侵略临湘8年,劫掠的粮食、实物、金银价值5亿元以上,宰杀耕牛5万多头,数万人流离失所,荒芜田地20余万亩。(来南京 骆岳良)

来南京,临湘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骆岳良,中共临湘市委办公室原副主任、市史志办公室原主任、中共临湘市委党史联络组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