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发布平台 > 部门单位 > 市委党史研究室 > 文史博览

吴獬对联艺术特色赏析

编稿时间: 2015-05-26 00:00 来源: 史志办 

吴獬(1841—1918)字凤荪,湖南临湘桃林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己丑科进士。吴獬先生一生主要从事教育事业,长达五十年,先后执教于岳州金鹗书院、沅州敦仁书院、衡山经研书院、长沙岳麓书院以及南京高等师范等十余院校。门生数以千计,遍及东南诸省。其中杰出弟子不少,如符定一、曹典球、李洞庭等。獬公被誉为“文章雄九郡,桃李遍东南”的教育家,著有《不易心堂集》三卷、《一法通》三卷。

吴獬不仅是一位清末教育家,还是一位杰出的对联大家。易仲威先生编著的《湖湘名联集萃》书中收吴獬对联十副,在品语中评吴獬:“不以模拟取材,不因袭前人老路,立意翻新出奇,有独立的风格,有独到的见解,这是吴獬联流传百年不衰的重要原因。”王自成先生称吴獬是清末诗联文化的改革者,其主要成就:放宽韵律,融入方言;注重立意,放宽联律;巧用白话,雅俗共赏。吴獬幼孙吴继刚先生在《清十大名家对联集》(吴獬联集)前言中称:先生联语素负盛名,立意创新出奇,不因袭前人,语言精练,遣词奇特,深入浅出,雅俗共赏。傅小松先生在撰写《湖南楹联》联坛代表人物篇中称吴獬联语有三大特色:一是思想新,二是立意奇,三是语言活。以上对吴獬联语评价十分中肯,在阅读吴獬联语后笔者认为其艺术特色有五个方面:

 一是立意新奇,超凡脱俗。像黄鹤楼、岳阳楼这些名胜景点写的人多,写得滥,要写好非大手笔莫为。吴獬黄鹤楼联别具一格,其联云:

有所愁便写,无可道便罢休,君若问神仙,试想想崔李本事;

 一自下故深,百能容故博大,我来望江汉,长殷殷官胡替人。

著名联家吴恭亨在《对联话》书中评曰:黄鹤楼联分见各卷,似已无美不俱。兹见临湘吴凤荪一联,又若别有思想,谓文翻空而易奇也。上联“崔李本事”,指唐代诗人崔颢、李白在黄鹤楼题诗的故事。李白游黄鹤楼,见到崔颢题诗后,曾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下联“官胡替人”,指清末湖广总督官文和湖北巡抚胡林翼。同城为官,官文官阶比胡林翼高一级,但打仗全凭胡林翼,官文有自知之明,结为兄弟,相处很好。《清史稿》云:“官文之在湖北,事事听林翼所为。”联语通俗,口头语言,富有哲理,“一自下故深,百能容故博大”可为格言。

题岳阳楼联也可谓别具新裁,不落俗套,联云:

楼阁莫便登,先看文正记中,某条似我;

 江山只如故,试数燕公去后,得助何人。

“文正”即范仲淹,其《岳阳楼记》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千古名句。“燕公”指唐代中书令张说,谪守岳州时修建岳阳楼。联语摒弃浮词俗套,格调新颖高雅,以范仲淹先忧后乐精神自励,以张说才气只许。

题长沙校经堂联:

总要十年功,博览后好专精,专精后好博览;

 何为百家货?当行中能出色,出色中能当行。

博览与专精,当行与出色,相辅相成,道出了读书治学的规律。读书需要长期努力,“博览后好专精,专精后好博览”并非简单的重复,而是不断提高。只有这样才能够“当行中能出色,出色中能当行”,在所从事的工作中才有的成就。此联可谓:意中所有,笔下所无,颇值玩味。

二是恤民忧国,感情真挚。在吴獬联语中反映人民疾苦,国家困难的对联不少,亦堪称为佳构杰作。光绪二十二年(1896),正值清廷被迫对日签订丧权辱国“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与日本的第一年,吴獬辞去广西荔浦知县,部选沅州府教授兼敦仁书院山长,赴任前回梓探亲途经岳州时,应郡守李荣丙之请,再次为岳阳楼题联:

 每眼前望吴楚东南,辄忧防海;

袛胸中吞云梦八九,未许回澜。

 爱国忧时之心,贯穿整个联语“辄忧防海”,“未许回澜”之言掷地有声,联语情真意切,意境深远,发人深省。

又如题华容县育婴堂大门联:

 敬吾老及人老,非孝子难能若是;

育汝婴如己婴,只贤良适可担当。

 此联说理充分,明白如话,可谓长者语,仁者心。唐意诚先生赞吴獬:敬老抚幼,言行同辉,仁爱襟怀,溢于言表。

 吴獬在广西荔浦任知县时,为县衙正堂撰联:

 简政宽刑,与民为善;

修文重礼,息讼宁邦。

联语情笃意深,明白如话,反映了吴獬爱民、亲民、恤民之心。他表里如一,在荔浦任职三年,身体力行,政绩斐然,办正谊书院,亲自讲学解难,查“猪崽”案,解救被拐卖人口。

三是巧用方言,不拘联律。吴獬历十年之功编著《一法通》,被誉为当代的《幼学》和《增广》,书中收录了大量格言联、谚语联和民间巧联妙对,如题某庙戏台联:

 灵赫赫真仙古佛,烈轰轰孝子忠臣,学何人就像何人,莫把做戏场看;

乱糟糟倒海崩山,胡突突昏天黑地,要起气不忙起气,等他卸下装来。

何光岳先生在《绝妙对联》书中评曰:联语自然而然地运用临湘方言,满怀兀突,好像演讲家,说得惊人动听。联语运用地方语言自然潇洒,明白如话,谈笑风生间,言语更富于哲理。
吴獬还有一副题暗山洞戏台联:

 好看!鸿门宴,鸡爪山。陈晋士班兵,郭子仪拜寿。打銮驾,下溜书。薛检辞朝,摘花见主。摩天岭,半战半降;草桥关,是人是怪。许多新鲜事,尽在请客中,说什么枝枝节节,生生世世;

 快来!卖麻糖,开饭馆。聊神仙算命,跷跛子装烟。洋月饼,水汤丸。牛肉烧酒,瓜子花生。这几个,摸牌赌博;那些人,你扯他拖。冷秋三四年,热闹五六天,怪得了男男女女,吵吵纷纷。

全联几乎都是用的口头语、地方言,好似一篇绝妙小品文,堪称俗言中佳品。

清末,岳州岳阳楼三醉亭伴建有大观园餐馆,在餐馆可望岳阳楼,可眺洞庭湖,可观君山岛。园主请金鹗书院山长吴獬撰联以壮门庭,吴獬题嵌名联:

大如天,君山拳石;

观于海,洞庭一杯。

中国首位对联硕士研究生鲁晓川评价此联:作者似须将“大观”二字思之精热,使有容天纳海的胸襟后,才将君山、洞庭来渺然视之。故“大观”二字是合而能分,拆而能合,,想象自然,不愧佳作。联语实乃放眼天下,气吞云梦,情景交融,气势豪迈。

 四是典故活用,雅俗共赏。吴獬各类对联引经据典,借古喻今比比皆是。某关帝庙搭戏台请吴獬题联,他运用三国史实,结合当时状况撰联:

神似日行天,天行日即行,那管孙,那管曹,那管江东河北;

戏将人换世,世换人不换,甚么唐,甚么朱,甚么往古来今。

 孙权据江东,曹操定河北邺都。关帝庙当时正演唐代瓦岗寨“程咬金”,“秦琼卖马”及宋代“杨家将”,故上联切合演戏的内容,出语新奇,好似俗语说书。

 又如题沅州张桓侯祠联:

辽仕北,昭仕东,同宗不少英贤,未择成都真命主;

 山依明,水依秀,后嗣无忘功烈,须安长城古时桥。

张桓侯,即张飞,三国时蜀大将。张辽仕曹操,张昭仕孙权,而  张飞仕刘备。湖南诗词学会副会长熊东遨先生评联曰:上联先抛出事魏之张辽,事吴之张昭,誉以“英贤”,小小恭维一下;旋又责其不能择主,衬托出张飞的目光更高一筹。下联集中写祠庙风光,桓侯功业。“山依明,水依秀”,想见晴雨宜人,“须安长城古时桥”,犹觉雷霆在耳。联语淡中见奇,曲折有致,品之如同嚼槟榔。

 题南岳行宫联:

 我读文山词,劝过往奸雄,思量仔细;

神知韩子意,要扫开晦昧,突兀晴空。

文山词,指南宋文天祥(字文山)的《正气歌》,韩子指唐代韩愈。韩愈曾游南岳遇雨,待他心缄默祷后,传说天即放晴。联语骂奸雄,扫晦昧,皆假以壮国情思。借古喻今,立意深远。

五是情景交融,妙笔天成。吴獬一生可说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每到之处都留下佳构妙笔。

 如题岳麓山云麓宫联:

对云绝顶犹为麓;

求道安心即是宫。

此联为吴獬在湖南高等学堂讲学时在宫柱上题写的。对联巧嵌“云麓道宫”四字,上联阐明哲理,谓世间事物高与低都是相对而言,极有气势,下联表达学者一心求道,以求心安理得的清高境界。联短意深,内涵丰富。

月光千里白;

 秋色一天青。

 此联是吴獬题君山亭联,为他对联中最短联之一。联语展现了洞庭湖秋夜景色。上联化用范仲淹《岳阳楼记》“皓月千里”句,皎洁的月光照着千里洞庭,一片白茫茫。下联将秋天碧波荡漾的湖水,青翠的君山,湛蓝的天空浑然一体,描绘得十分空灵,给人一种静谧安详的感觉。

清末年间临湘长塘龙泉寺竣工后,请回乡的吴獬先生撰寺门联,吴獬挥毫泼墨题联:

龙云从地起;

泉水自天来。

联语将“龙泉”二字嵌冠联首,对得十分工稳贴切,形象生动,堪称不可多得的佳作。

六是诙谐幽默,妙语连珠。在湘、鄂、赣、闽等地民间流传吴獬智巧机灵的对联故事。传说河北一文士居住在磨盘洲,根据其地名出一上联:

 磨盘洲,磨大眼小,齿棱棱,吞粗出细;

广征下联,久无人对出工对。吴獬闻此,专程拜访,用临湘地名秤砣岭对出下联:

 秤砣岭,秤直钩弯,星朗朗,知重知轻。

对得工整,自然天成,世人称绝。

 吴獬父亲去世后,他带族人到桃林街上扎匠家买灵屋,买好灵屋动身出门时,扎匠口吟一联:

  新灵屋,篾扎纸糊,经不得风,过不得雨,鬼要;

吴獬一脚跨在门槛上,回过头看见扎匠家床铺下有一装小便的夜壶,便回道:

旧夜壶,土筑火烧,装不得茶,烧不得水,腩用。

羞得扎匠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有一次,吴獬带学生到临湘忠防访友,行至响山,只见云海茫茫,流霞飞舞,群峰突兀,犹似走兽,溪流潺潺,鱼儿戏游,古木参天,百花馥郁,顿时触景生情,吟出一联:

 响山山响鹿难藏,鹿奔麓岭;

无人应对,他稍作思考自出下联:

 干港港干鱼欠水,鱼下渔潭。

 联语将忠防响山、干港、麓岭、渔潭几个地名嵌入联中,恰如其分,宛如天成,“鹿”、“麓”、“鱼”、“渔”谐音,合字运用得体,妙不可言。同行的学生听后连连称妙,钦佩不已。

 吴獬一生写了数百副对联,体裁多样,流传后世的名联也不少。有一个瓦匠因过量吸食鸦片身亡,吴獬作挽联云:

为餐天上烟霞去;

不管人家风雨来。

 联语只有十四个字,却让死者的职业,死因跃然纸上,小题大做,意在言外,且吐属高雅,对仗工整,非大手笔莫为。

  限于篇幅,上述刍论可谓窥豹一斑矣。敬希各位同仁对吴獬对联创作艺术特色作更深入、更全面的概括和总结,以弘扬吴獬文化研究之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