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发布平台 > 部门单位 > 市委党史研究室 > 文史博览

在漂流中回家 ——关于浮标的记忆

编稿时间: 2018-03-14 00:00 来源: 史志办 

 

在漂流中回家

——关于浮标的记忆

刘映月

我到过许多城市,许多国家,但没有养成世界主义的习惯,相反,我保持着一个小地方人的谨慎。——米沃什《米沃什词典》

儿时在家门口小溪里捉住一条鱼儿,爸妈因此而惊喜,这让我欢欣不已:我可以给家里干活了,我长大了!因此在外婆家与表哥表弟们一起游戏时,我想到钓起来一条鱼的话,大家会更喜欢我。彼时浮标的制作工序如下:折下一根芭茅,稍微修理形状,用钓线系上。所以,说时迟,那时快,五分钟后我已经坐在鱼塘边有模有样地钓鱼了。此行以鱼把我拉到水里告终,却成了自己与伙伴们最欢乐的回忆。

舅舅最爱养鱼,他的渔场常来客人钓鱼。我也跟去坐在他们身边,耐心地、安静地,盯着水面的浮标。客人们各有各的个性,他们偶尔跟我聊上几句,让我对陌生人们都充满了亲切之感。浮标也因此成为我儿时记忆的一个标志。

用钓鱼的方法获取自然的馈赠,讲究的是不紧不慢,天人合一。家乡钓鱼文化对我的潜移默化,在我十六岁出门求学后的长日思家中,轮廓越来越明显。

浮标以其鸿毛之轻而得到实用价值,而其情意之重却是丰富的。对我而言,浮标的情意首先来自参与母亲浮标制作工作。现在要制作一根精美的浮标,工序是选料、切割、打磨、粘合、绑线、插板、上漆、风干、抛光,再根据设计描图,再上漆、抛光、包装。我母亲几乎精通每一个环节。她习惯边听收音机边干活,偶尔跟车间的同事拉家常,这样欢乐的形式丝毫不减她的专注,经过她手的浮标,总是带有她的风格。她的工资并不高,但是我和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里都有她的汗水。感念到此,对自己生命的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也因此更直接地体会到,劳动是争取个人独立的最佳方式,劳动是用心创造与承担责任的过程,劳动是用心地爱。

每一根浮标的报酬有限,但母亲会在有限的时间内竭力做好。她时常谈起这些浮标上北京、天津参加了博览会,或者卖到了日本、韩国,也跟我分享她如何与同事互相帮助,或者她们的车间如何处理噪音和用电问题。我与母亲的工作不同,但她一直启发着我:工作是建立人与自我、社会及自然的关系的桥梁,我的一举一动均会创造历史,因此要时刻自觉。所以,我在写作书籍和翻译文章时,也在实践中体会着母亲的用心,一字一句均不敢马虎,每次沟通都尽心尽力。

因为博士毕业论文写作的需要,我曾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进行长期的田野调查,之后又来到美国留学。“我来自洞庭湖与长江的交界处”,“I come from a wonderful place where the biggest lake meets the longest river in China”,这是我介绍家乡的中英文模版。我从水乡泽国黄盖湖畔来到美国五大湖地区,远道而来,除了语言,还会带上浮标。在他乡结识的朋友,民族、种族、信仰和国籍各异,然而每当遇到当地爱好钓鱼的热心人,母亲制作的精美浮标都是我认为最恰当的礼物。我一次又一次满怀自豪呈上礼品,并以十分的诚意祝福人们得到与自然相处当中的愉悦,表达对这份美好人际关系的感激,也一年又一年地拓展着我对他人的深情和世界对我的了解。我每每品味如何能挑选最恰当的词汇向外国友人解释“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还有“千尺浪,四腮鲈,诗筒相对酒葫芦”,便越来越期待自己对中美文化能有更深的理解,将来成为一个优秀的文化沟通者。

天真地初识,用心地体会,诚恳地交流,这是我与浮标的相处过程。这一过程教会我,对家乡的理解愈深,在他乡就愈能找到家的感觉;离家远游的征程愈长,就愈加发觉自己从未真正离开。生命是水,爱让水流成河,其中有一条河从有关浮标的记忆中流淌出来,载着我的理想之船,我在其中勇敢地漂流。

——2016年7月写于我的家乡临湘市被授予“中国浮标之乡”荣誉称号之际。

此文载2016年7月26日《岳阳日报》副刊